荔枝罗勒蓝

千锁重【金笼】(一)

第三遍看到这个更新的朋友们抱歉了,已被转为“仅自己可见”了三遍。。_(:з」∠)_

司马弘X楚北捷。OOC。

 

皇帝说完这一句,收回手转过身来,沿来时路往回走。

楚北捷跟着转身,尚未决定要不要跟上去,忽然一阵眩晕,踉跄一步,竟然撞到了司马弘身上。

“北捷?”

“我没事。”先前不觉得,原是酒的后劲上来了。楚北捷暗暗着恼,这么些时日,自己是越来越不行了。

皇帝看了看他,还是将他打横抱了起来:“真不该让你喝这么多酒。”

 楚北捷挣扎两下,又碍于耳目众多放弃。

到得房中,皇帝将他放到床上,对着那几条锁链多看了几眼。楚北捷早已看见,道:“陛下酒醒了,要将北捷重新锁起来吗?唔——”

却是皇帝吻住了他:“你要是乖乖听话,我怎么舍得用这些链子锁住你?”

http://telegra.ph/%E5%8D%83%E9%94%81%E9%87%8D%E9%87%91%E7%AC%BC%E4%B8%80-08-08

(不是车)

……

灯花落尽,诸事俱毕。

楚北捷仰躺着失神地喘息。

司马弘却不放过他,掐住他下巴继续吻上去。楚北捷惊弓之鸟一般立时挣了挣,急道:“你不要逼我。”说完自己也愣了愣,便瞧见皇帝眸色深深地望着他:“我刚才是在逼你吗?”

楚北捷一滞,他慢慢闭上眼睛,长眉痛苦地拧住。自始至终,是他无法接受。然而作为君臣,情愿也好被迫也罢,几次三番这样缠杂不清,短暂的快慰过后,只有痛苦和煎熬日益增长。

司马弘手撑在他脸旁问:“北捷,你会逃吗?”他知道这句话实在蠢不可及,却终究无法控制自己说出来。

果然楚北捷道:“陛下何必多此一问。”

司马弘支撑着起来,牢牢盯着楚北捷的眼,那是一双夜里仍亮的眼——明亮,有情,却不是对他。

“是啊。”司马弘笑了笑,像是笑自己,继而盯住楚北捷道,“那你别逃。不逃,我才能对你心软。”

语罢,也不管楚北捷如何作答,将人一把抱起来安置到床上。

 

——良久无言,房中渐渐响起均匀的呼吸声,无人入睡。

楚北捷心情复杂,毫无睡意。

“留在我身边吧。”

忽然,司马弘在他身后说。

“有什么两样?”

 “你——”

皇帝几乎咬牙切齿起来,最后泄气了似的:“罢了,除夕夜,不同你吵了。”

楚北捷有时也会寻思,十岁入宫起,他接受的教育无不指向君为臣纲,怎么就成了这一番境地?

“陛下难道不知,我们只是在原地打转。”

“方才你没有推开我,这就是证明。”

“陛下真的想要此事有所进展吗?”

司马弘看向他,仿佛不相信这话是他口中所说,正欲洗耳恭听,便听到楚北捷继续道:“让我回去看她一眼吧。”

“看谁?”

“陛下知道我在说谁。”

皇帝没忍住冷笑:“你不是很清楚即使回去,也见不到她。”

楚北捷缓缓:“北捷谢过陛下留她一命。”他的语气不再是印证,眼里的光只代表肯定。

“你……”晋王反应过来,几乎气不打一处来。

“……罢了。”晋王苦笑道,“要是寡人真的杀了她,这一辈子,你还有原谅我的可能吗?”

楚北捷缓缓摇头。

“你真是……”司马弘的话戛然而止,他越来越觉得自己所说的这些话不过是失败的佐证,一重一重压上心头,皇帝的脸骤然阴沉下来。“为何我同你每一回在一起,你都必须扫兴?”最后他倏然起身,一边冷冰冰道:“寡人的确没有杀她,但你也不要想着见她了。寡人设了暗哨和守卫,你见她,我就能把你抓回来。不必担心她,寡人和她有约在前,一旦约成,寡人会派人护送她回想去的地方。”

走出门前皇帝头也不回道:“你喜欢的东西,我什么时候没有给过你?”

只是你什么时候又明白了,我的赏赐不过是为了讨你喜欢。

楚北捷仰躺着,听见皇帝走出门时守值的宫女探问道:“陛下,守岁元宵可要送进来?”

然后是司马弘正有气没处发的声音,不耐烦呵斥似的:“送进去!”

 

 


有时写着写着就想:甜甜地he算了!(然后好多剧情就白写了)

评论(1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