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空网】出院

现代。戮世摩罗X网中人。小事故后网中人来接空的故事。网太宠空了,这里让空尝一下追人的苦涩(。)随便写写,OOC。


小空玩好手机,眯了会儿眼睛的功夫,窗边就多站了个人。对方秀发披散,逆着光透出些咖啡色,看在他眼里是太妃糖的滋味。他就慢慢举起右手臂挡了挡眼睛,还不适应阳光似的,嘟嘟囔囔地说:“好早。”语气里有些微小的埋怨,网中人没有多做理会,听到动静转过身来,在他床头站定,说:“你醒了。”边说话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自己抽出一支:“你还想在医院住多久?”

小空这时清醒了,迷糊的表情撤退,叹了口气:“好狠心,见到我竟然只想说这个吗?”他伸出手,网中人于是把剩下一整包扔到了他的被子上。小空拿起烟盒在手中抛了抛,眼珠子盯住他慢悠悠转,伸手从他手里拿过了打火机:“病房禁止抽烟。”说着,却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再抬头时已换上玩世不恭的帅气模样,“咳……”他太久没碰烟,竟然就被呛到了。

咳嗽的空档,网中人看了他一会儿,转身朝门边走去。奇怪的是,小空竟然什么也没说。他回到病房时,看见对方正埋在被子里,有几簇尤其特立独行的绿发翘在被子外头,颇有点青草长在棉花糖上的喜剧感。

他伸手过去想把小空的被子扯下来,不知怎么却改成包着被子揉了揉那一头乱发。

“我现在,失忆了。”小空埋在被子里闷闷地说。

“什么时候的事情?”

“刚才,就刚才做的决定。”

 “我记得你是脚受伤,不是脑子受伤。”

小空闻言露出一双眼睛,一半责难一半撒娇:“看来你还是一点也不关心我,我不是脚受伤啊。”

网中人愣了愣,下意识往他下半身看去,就听见他狡黠地说:“我是腿伤啊。”

网中人:“你不怕我揍你?”

小空慢吞吞把被子从头上掀下来,摇摇头,唉声叹气:“没意思,真没意思。”他停下来特意和网中人对视,“我心情不好,你还没发现吗?”

网中人没说话。余光里瞥到垃圾桶里的薯片袋和方便面盒,伸脚踢了踢垃圾桶:“你都吃这个?”

“吃这个有什么不好吗?”小空反问,他语气轻快又轻佻,但网中人却觉得一点也不好。小空接着就可怜兮兮地说:“我在医院里谁也不认识,你这么久都不来看我。”又辛酸兮兮地感叹:“算了,习惯孤单就好。”

“……” 

“煞魔子他们已经来看过你了。”

“这一样吗?”

网中人不回他的话,径直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只有些药盒子,他动作太大,药盒子甚至晃出来些声响。他把这些药都拿了出来,一股脑儿塞进小空扔在地上的双肩包里,又弯腰去打开抽屉底下的柜门。

“你是在找这个吗?”小空不知从哪变出了几张纸,“……”

 “你先拿着,等下用。”

“哈?”

“你的腿伤现在只需静养,医生一周前就建议你出院。”

小空抬头望着网中人:“可是我回家没人照顾我啊。而且我不交房费,回不了家了。”

“没钱找煞魔子预支。”

“我不需要!”小空回绝得飞快,又慢吞吞说,“对了,手机给我一下。”

网中人掏出自己手机,打开支付宝抛到小空手上。

小空把网中人手机拿过去捣鼓了一会儿,网中人接回手机欲付款时看到支付页面早已关了,桌面已被换成了小空住院前发过来的自拍,摆了个向镜头外射击的pose,眯了一只眼,认真瞄准似的。他的脸在前置镜头里显得更圆更嘟,包子似的,确切一点是奶黄包。想必屏保也换掉了。网中人没看第二眼,一键锁了放回口袋:“无聊。”

小空笑嘻嘻:“你不看一下桌面吗?”

“我本以为,人的自恋是有限的。”

“我也以为,某些人的不解风情是有限的。”小空感叹。

引起他感叹的对象内心毫无波动,把轮椅推到床边,“走了。”

小空没动。

“我不走,回去也只能点外卖吃……”他可怜巴巴地说,“虽然……在这里也只能吃泡面……”

网中人静了一下,正要说些什么,有人“咚咚咚”敲了敲门。两人齐齐转头看向门外,只见一个年轻小护士站在门边:“史仗义,我们要点烧饼外卖,要帮你带一个吗?”

……

“本来想让你到我那儿去,看来没这个必要。”

“……”

小空这才表现出着急了,叫道:“网中人……”

网中人倏然停下来,他已经走到门边,手里还提着小空的包,老鹰拎小鸡的架势:“你不出院?”

 

气温不算太高,阳光照射下来,反而是适宜的温暖。

网中人大步走了一会儿,忽然停下来回过身看他。

“真慢。”

小空推着自己的轮椅远远落在后头,看见网中人停下,他也不动了,手扶在两侧,望过来的样子像个无家可归的小猫小狗。作出一副挽留的姿态,可又不肯近前。

网中人走过去时听到他讲:“你不喜欢我,就没必要来找我。”

被网中人推着的轮椅的时候小空有那么一会儿觉得不真实,网中人高挑的身影从身后罩下来,其实不用回头看也知道他是什么神情。网中人的表情总是淡淡的,冷冷的,有些高傲的样子。但小空却知道他的心里不是那么冷的。

“爱将,你真的要带我去你家吗?”

“到了不就知道了。”

坐在车上时小空没怎么说话,网中人抽空从后视镜看他一眼,发现他正认真地看着路。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行进的方向路线越来越清晰,是网中人的家。

把小空安置到客厅,网中人拿着钥匙转身出门:“机顶盒上有wifi密码,自己玩。”

“你去哪里?”

“去趟超市。”

“我要吃三明治,加芝士的。”

网中人头也不回:“啰嗦。”

就去了边上商场里的超市,不大,逛起来很快。路过冷藏区时网中人往推车里扔了几个三明治,走出几步又退回来,随手拿了两个芝士三明治。

回到家时电视机开着,声音不小,正在播一档烹饪节目,桌上放着半个切开的苹果,没有小空的影子。网中人随手把购物袋往茶几一放,走到房间里,看见小空连人带轮椅在他床边,脚边放着一个行李箱。是这次自己出任务回来时带回的行李箱。他那时刚到家不久,就去了医院,因此还没收起来。

网中人看了他一眼,转身朝外走:“吃饭了。”

小空在他身后说:“还说不想我,回来东西都没理就来找我。”网中人不用回头就知道他是笑嘻嘻说着这些话。

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一人一罐可乐,几个三明治,大致算是晚饭。电视机里本来在放综艺,网中人嫌吵关了。小空从购物袋里翻出他的芝士三明治,喜滋滋地说:“爱将,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让我饿。”

“吃饭别说话。”

小空就美滋滋吃三明治,边吃边不时盯着网中人看,考验他的忍耐力似的。

饭吃了一半,门铃响了,竟然是外卖。

小空边拆外卖边感叹:“这么丰盛?红烧排骨……山药排骨汤……”小空有点吃惊,“爱将,你最近对排骨的喜爱让我有点嫉妒。”网中人把筷子分给他,给了他一个“不吃滚”的眼神。小空撇撇嘴,乖乖拿起筷子:“爱将,我们吃完饭做什么?”

“洗澡,睡觉。”

“我也洗澡,睡觉吗?”

“可是受伤的人怎么洗澡?”

“那就不洗。”

“你把我带回来,就不对我负责了吗?”

网中人有点不耐烦:“受伤的人不能碰水,你说的。”

“我是说腿不能下水,但是可以洗头啊。”小空说,“你帮我不就好了。”

他的语气太理所当然,网中人筷子顿了一下,抬头看他:“我不是。”

用了没多久,两个大男人,到底是把东西吃得七七八八,网中人随便把残渣收拾了扔进垃圾袋,准备去打会儿游戏。但小空不屈不挠还没放弃先前的问题:“不洗澡,你的房子就要臭了。”

“那你就去煞魔子那里。”

“我可是行动不便的人,你对我都没有爱心的吗?”

“最少,洗头是可以的嘛。”

“那我们上网查一下好了,看到底能不能洗头。”

“自己查。”网中人把手机抛过去。

小空接过手机,低头打开浏览器,忽然抬头拿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向网中人。

“爱将,你过来一下。”

“做什么?”网中人原地不动。

“抱一下。”

 “……如果你吃奶时间到了,记得提前说,我帮你叫车到正气山庄。”

小空自强不息地凑到网中人身边。“骨折食补。”他把半张脸贴在网中人的后背,声音听起来却很清晰。他明明没对着自己吹气,网中人却被他抱得有些不自在,一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什么?”小空伸手把他的手机递过来,发现搜索栏里的痕迹自动跳了出来。

小空戏谑的声音也自动响了起来:“你搜百度怎么行呢?”

“问我就好了嘛。”

 “这样偷偷关心我,我可是会害羞的啊。”说到句尾,他的语气几乎飞扬起来。

“自作多情。”网中人不很习惯被人这样抱住,站着由他抱了一会儿,觉得他实在烦死人了,推着他进了浴室。小空的笑声适时响起来,网中人忽然想起那时候小空给他打电话,他按下那个和对方同色系的接听键,对方也是这样慢吞吞却飞起来似的语气:“快到阳台!”

他走到阳台,看见楼下一个小小的身影朝他招手,头顶上绿得醒目。电话里对方还没说完第二句话,忽然劈头盖脸的雨浇下来。网中人以为他会赶紧去躲一下雨,但那个身影却一直站在原地。

等下楼,蓬松绿毛早已被沾湿耷拉下来,但主人毫无自觉,看到他出现时使劲眨了眨眼睛,睫毛上还挂着水珠,脸上是那种自信而胜券在握的年轻人特有的表情。

“傻逼。”

网中人一手撑伞,伸手把他扯了进来。伞塞到他手里,自己冒雨走回了房子,关门时长发上的水珠落到手上,网中人抹了一把,手里湿哒哒黏糊糊,顿时觉得自己也被传染傻逼了。

那是他们认识以后见的第二面。

他觉得这个年轻人真的太吵,年轻人的活力他不是没有感受过,事实上也缺乏意愿去感受,可骤然放到他面前,就如同这一头乱发,看得人心也有点乱。心一乱,手里就没了轻重,拿花洒对着他那一头沾了水颜色变深的头发随便冲了冲,三两下关了水龙头,扯了块毛巾扔到他头上。

“爱将,你在想什么呢?”网中人看见镜子里的小空拿着毛巾眨着眼睛看他,发丝和脸蛋统统湿漉漉的,网中人一时有点恍惚,看见水珠掉到他的鼻子上,又看小空皱皱鼻子,继续问自己:“那你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你了。”“你呢?你有没有第一眼就被我迷倒?”

“没有。”

“啊?”

“那我在想,隔了这么多月,我总算住到你家里来了。”

“这不是住。”网中人想说这是暂住。

“是啊,这不是住,这是爱。”小空通过镜子看他,一种漫不经心又客观断定的语气,可又透出得意来,好像不知该拿他怎么办才好故而唯有包容体谅,“爱的收留。”

“哼。”网中人把毛巾往他头上按了按,揉了揉他的头发,动作有点粗暴,但他一向如此,也从未考虑过温柔的必要。小空的头发软而微蜷,笼在掌心有些微痒:“别吵。”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人时,婴儿肥,绿头发,嘟着嘴天真懵懂的样子,等到站在帝鬼身后时却趁帝鬼看不见对自己做出一个抽烟的轻佻动作,眼睛朝他放电,长而密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那时候他心里想的是:“哪来的小屁孩啊?”

小空从洗手池上扒拉出个什么,向后一递:“要涂发油。”

网中人:“男的涂什么发油?”嘴里这样说着,却接了过来。

“这是我送你的,你记得吗?”

网中人拿着那瓶子:“嗯。”

对于琐事他的记性通常不太好,他想大概是送自己一个男人发油这种行为实在蠢得让人印象深刻,所以自己才想的起来。实际上小空不止送他这一个,他把收到的糖衣炮弹全都扔了,唯独这个不知怎么遗漏还被小空不知怎么找到了。

那段时间小空几乎把他家当成了网购收货地址,隔三差五有快递过来,还附有小空嘱咐加上的甜言蜜语小纸条。直到他忍无可忍打电话叫他滚过来才消停。

然后对方就站在他的楼下给他来了表白这么一出。

小空在见他的第二面表白,他以为这不过是乳臭未干的游戏。恋爱之类甜腻的东西是小毛孩才热衷的东西,他不明白小空为什么能孜孜不倦。

低头看去,小空手里握了一绺自己的长发,正用指尖绕着玩。

他想史仗义这样的小毛孩当然不是他生活里该有的人。但现在,他终于从屏保入侵到他的桌面。

网中人把自己的头发抽出来,过程中,小空和他对视。

小空盯着他,忽然说:“爱将,我说我喜欢你,你还记得吗?”

“嗯。”

小空就满意了。

接着他凑过来,目光胶住网中人的目光,眼里有种可称之为温柔甜蜜的情绪。他慢慢靠过来,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网中人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脸越来越大,距离很近很近几乎鼻子对鼻子时一把按住了他。

“吹风机在你后面。”

小空立刻就漏了气,嘟起唇,十分哀怨委屈的样子,网中人却觉得他这个样子仿佛在等谁吻他似的,于是网中人捏住他的婴儿肥脸颊,吻住了那甜言蜜语的来源。



END.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