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空网】【中秋】勇夺头筹

戮世摩罗X网中人。

产粮活动的中秋月宫主题。用了月宫和金斧银斧的梗。

究极OOC注意。很雷慎入。真的很雷。构思时是个英俊的故事,写出来变成幼儿园水平,切勿深究逻辑。写完就跑。

 

网中人在海边走,忽然间,浪涛如狂,轰然作响。他停下,看见扑面而来的海浪快速分成两路,从中跳出一个发型复杂的青年,大叫着“终!于!有人来咯!”

他手中拿了两个物事,朝网中人比划:“这里面哪个是你掉的?”

网中人看他一眼:“我没掉东西。”

“不不不,细想一下,你到底掉了什么进这海里呢?”他边说边拿手中比划,“绿的?还是紫的?”

“反正现在也没事,你就选一个选一个选一个嘛!”

“绿的。”

对方高兴拍手道:“看来不错选,掌声鼓励!”

话音刚落,霎时间海浪腾冲而来,网中人万般警惕终究不及回应,被卷入时空巨大的漩涡中。

他的身后,那青年歪了歪头目送他的身影彻底消失,低头瞅着手中,原来那是,“虽然这是出现的第一个,不是第三个选不出最来不过这不,重,要”,臭小子,什么非倾国倾城的美人不要。他说着又高兴起来,把往空中抛了抛,“终!于!完成任务咯!”

 

“你们听说没有,据说今年……”

网中人环顾四周,环境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清冷,雾蒙蒙的,这就是他被那古怪海浪带到的地方。他无意听路人在说什么,于是继续走。沿路张灯结彩,仿佛是在庆贺什么节日似的。

越往前走,夜色中,一处宫殿逐渐显现出来,奇怪的是,这块区域分明灯火辉煌,但却直到近前才能察觉宫殿的存在。

网中人稍作打量,便有人迎上来,“我家主人已候多时了。”

“你家主人是谁?”

“这是月宫,你说我家主人是谁呢?”

月宫?

网中人略一思索,冷笑一声:“哼,无稽之谈。”

那看门小将不由有些怒意,正待辩驳,又有人来救场:“我家主人说,您前去就完成您的一个心愿。”

网中人冷哼一声:“网中人想做什么不需要他人代劳。”说着伸手一挥,正欲将对方扇开,

一阵奇怪的感觉忽然袭来,眨眼间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网中人心里一惊,他慢慢抬起右手,手中并无异样,但他的术力却在此地失效了。但看环境布置,大概是刚才那座宫殿的内部。

 

室内光线暗淡,看上去是主殿一类的地方,殿中轻纱随风舞动,轻烟缭绕中若隐若现神秘的紫色。有人在不远处演奏乐曲,悠扬飘忽,角落里缩着一团白色的东西,看不真切。

网中人往前走了几步,这时殿中渐渐明亮起来,蜡烛被统一点燃,不知从哪儿来的清风掀起中央的纱幔,露出其中风景。有一人紫衣华服立于殿中,正一下一下无声摇着折扇。慢慢转过身来时,网中人才看清对方的样子:脸上覆了半张面具,露出一个又白又尖的下巴,长发如瀑,饰以繁复华丽的发饰。除了那个下巴,根本看不清长相。

网中人直觉这是个男人。

他单刀直入:“找我的人就是你?”

对方显然也在不动声色打量他,听了这话,扇子“哐当”一声掉到地上,扶了扶面具,好似惊得下巴差点脱臼,感叹道:“唉,明——啊,男女都不分了。骗小孩也不是这么骗的吧!”

“煞魔子,你说这下怎么办?”紫衣人微微偏头盯着网中人看,对他的不耐烦视若无睹,继而转向墙角问,网中人这时注意到原来墙角缩着的是只白兔,紫衣人正是在对其言语威逼:“出来吧,别以为在角落就算上班了。”

他说完这话,只见那白兔慢吞吞走了过来——确实是走,而非兔子该有的小跑或纵跃,途中变化成一个棕长直发的少年男子,不情不愿又循规蹈矩地来到紫衣人面前俯首:“帝尊有何吩咐?”

“你不是看到了吗?”

那名唤煞魔子的少年转头看了网中人一眼,语气单调地说:“属下驽钝,并未看出有何问题。”

紫衣人怀疑地问:“是你太开放还是我太单纯?”

煞魔子回答得极富职业素养:“也有同性相亲的例子。”

“为什么不行咧?”

殿中三人闻声朝门口看去,原来是先前那个复杂发型的男子走了进来:“面具虽然遮了半张脸,但显然是个大美人呢~”

紫衣人:“这话虽然在理,我怎么这么不爱听呢?”

他慢慢转向新来的男子:“我的面具也遮了大半,我是不是大美人呢?”一边说,一边抖开他的折扇。

公子开明闻言忍不住歪头绕着他向左走了一圈又向右一圈,认真点评:“唉,空啊,你的脸皮厚度不愧是修罗国度最厚的咯。”话锋一转,“但是,你不应该问问对方意见吗?”

网中人听了他们半天废话,不由冷笑一声:“我的意见是:找死。”

他魔力被制,因此直接上了手,一把掐住那名“帝尊”的脖子,单手就把他提了起来。

余下两人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但谁都站在原地,谁也没有上前。

“我还有话要说。”

网中人眯眼,放开了他。

“还没成亲就搞这一套,这很激情。”

“咳……”紫衣人喘过气来。

“怎么出去?”

“你为什么要出去?”半张脸憋红了。

“不想死就说。”

那紫衣人顿住了,慢慢看了他一会儿,说道:“好吧,我允你了。”他突然正经起来,他的手包裹住网中人的。很凉。网中人甩开他的手,那紫衣人看他一眼,也就作罢,三天后,巳时来这个殿中找我吧。

网中人走后煞魔子问:“帝尊为何”

“你不懂。”

……我懂还问你。

他只好勉强说,“强扭的瓜不甜。”

“所以——”紫衣人说,让人错觉他是十二分认真慎重,“我要追他啊。”

公子开明立刻拖起煞魔子要走:“现在不是我们的表演时间了。”

紫衣人在他身后慢悠悠说:“公子开明,你今天试图弑君,今年年假取消。”“喂,帝尊,别冤枉我。再说,我现在可是你们的媒人。”“算你运气好。”“下一次见他,”“最好换掉这身。”“他可一点没有喜欢你——这身的迹象。”公子开明拉长声音大转弯说。

……那紫衣人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又或者说是殿门的方向,伸手摘了面具,若有所思。

 

次日清晨,网中人准时赴约。不见紫衣人身影。殿中换了布置,若不是他方向感太好,恐怕也要犹疑。大殿空空荡荡,中间摆了个椅子,上头大喇喇坐着一个绿发少年,翘着二郎腿,很休闲的样子。两旁各跪了一个侍女给他捶腿。那天见到的玉兔少年侍立一旁,眼神避开绿发少年的方向,因此他是第一个看到网中人的。

 那绿发少年也很快注意到他的到来,坐姿端正起来,竟然有些腼腆,虽然说的话毫不腼腆:“我今天的头发好看吗?”

“是不是很有男子气概?”

“绿的好看还是紫的好看?”

他连珠炮一般向他发射问题,网中人哼了一声就当回答。

绿发少年看到他的冷淡态度也不以为忤,转头和边上人说话:“煞魔子,要不改天我去染个绿夹紫的发型吧?”

煞魔子似乎想象了一下,因为他快速绿了一下脸,回答的声音却是平平稳稳:“不知帝尊为什么要选择绿掺紫?”

那绿头发少年像是被他问住了,眨了眨眼,拿手指绕了绕鬓边的头发,回答说:“这还不够明显吗?绿和紫是月修罗帝国宫最洋气的发色。”

“这恐怕没有依据。”

“我是月修罗国度宫最潮的人,我的发色就是最洋气的发色,这很难理解吗?”

“……帝尊高兴就好。”

“我是问你的意见,”绿发少年说,表情深沉起来,声音却像藏不住悲伤了:“煞魔子,连你也学会敷衍我了。”

煞魔子头皮一阵发麻,努力组织语言:“……帝尊,修罗国度20岁以后就没人染撞色的头发了。”

绿发少年听了一时没做声,在场众人倒有点不习惯。

扎心了?

只见他缓缓眨了眨眼睛,金色的眸子里浸润了晨曦似的,盯着煞魔子又若无其事撇开眼,视线刚好和网中人对上,伸手捋了捋头发玩,网中人看见他一双手骨干修长,和他的脸颇不相符,指甲全部染成了黑色,不知是在问谁:“我看起来有20岁吗?”

……

“没意思。”

“煞魔子,你偶尔也应该花时间进修一下,让上司高兴也是员工的责任之一。”他叹了口气,“我诚心的建议,别再讲我拿权威压你。”

你又什么时候让上司高兴了。煞魔子想问,但没说话。

绿发少年无聊地躺回去,忽然眼睛一亮,精神抖擞地从座位上跳了下来,一下跳到网中人面前,礼貌欠身:“美人你好,上次忘了自我介绍,在这个世界里我叫戮世摩罗。”

“这个世界?”

“嗯,这儿和你的世界有点不同吧?所以讲,你要离开是很难的。”

“对了,你也可以叫我史仗义。”

“你想好方法了吗?网中人的耐心已经耗尽。”

“我从来不会骗好看的人。”戮世摩罗说,“原来你叫作网中人。”

网中人没回答,等他说下去。

忧郁。

一种忧郁的气氛悄然出现。

“我一个人讲话太无聊,我安排我搭档和秘书和你讲。”

戮世摩罗定定地看了网中人一眼,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走前给煞魔子用眼神下了个指令,便忧郁地走了。

“——嘶”

没走成。

网中人扯住他的绿色小辫子:“小子别走。”

“……”

最后戮世摩罗只好乖乖说:“你来到此处,大概是因为我今年到了适婚年龄,答应成个家给老年人一点安慰。此处的人呢我都太过熟悉。不过么,你也算是一个意外,今年第一次举办花灯会大赛,如果能得头奖,就可以许一个愿望,假如我许愿让通道开放,你就可以回去了。”

“有人能控制通道?他在哪儿?”

“相信我,参加比赛是最好的办法。”

“网中人凭什么信你?”

“那么,倒是有一个保险的办法。”戮世摩罗说,“你和我一起参加。”

“比赛在几时?”

“明晚。”

 

戮世摩罗提着一只兔子花灯走回网中人身边,兔子眼睛大大的, 通体发亮。

“这就好了?”

“没呢,这才第三关。”

网中人一阵无言,他们已经得了一只蝴蝶,一朵荷花,现在是一只兔子。他实在不知道这种嬴花灯的游戏算哪门子比赛。尤其是,戮世摩罗还坚持要去吃路边小吃,不让他去就大喊自己要饿死了。

“接下来去哪儿?”

我们已经完成了这个区的任务,接下去就是河边了。

他跟着戮世摩罗走了一段路,看见他在一家店前停下,还是一个小吃摊,店名写着,馄饨铺。

“这是去河边的方向?”

“不是。在此之前,需要补充一点体力。”

他找了张干净凳子坐下来:“这里的蟹黄馄饨特别好吃。”

“老板,来两份蟹黄馄饨,两笼蟹黄小笼包,再上两份蟹粉狮子头!”

他把网中人按到座位上:“耐心些。我们还有时间。河边的入口要过一刻钟再开。这家只有中秋才开,走了就没了。”

 网中人对吃的东西向来没有兴趣。如果戮世摩罗知道他最常吃什么,一定会吓一跳吧。不知怎么,这个念头浮现在脑海里。

戮世摩罗忽然站起来,对他说:“我先去买点别的,你在这儿等我。”

他穿过人群,偶尔和人打招呼,回来时手里拿了一个小糖人。是棉花糖人,棕色长发,脸看着呆呆的,脸蛋两边红扑扑,眼睛小小。

网中人眯了眯眼。

“你看这个做的真好!让人都舍不得吃了。”

网中人危险地看着他。

戮世摩罗撇撇嘴:“我不吃就是啦。”

等了这半天,蟹黄套餐总算上来,馄饨香气四溢,小笼包热气腾腾,狮子头,戮世摩罗刚要去拿筷子,被网中人拽起就走。

“小子,时间到了。”

“哎,我的糖人!”

糖人掉到了地上。

网中人缓了缓,继续抓着他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戮世摩罗从他手中挣脱出来,“我自己走。”

“我的花灯也落在馄饨铺了,那是我给你赢的。”

他生气了。

……网中人莫名想说点什么,但他转而想到,自己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花灯,糖人……他不懂戮世摩罗为什么这么执着。

走了一阵,来到一片灌木丛前,这些植物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这些障碍对网中人而已全然不算什么,他轻松摧毁了这小片灌木丛。

网中人正要继续往前走,察觉到一点异样,他转过头,看见戮世摩罗亮晶晶的眼睛瞅着自己,他的表情有一点奇怪。

“你为什么要砍树?”

“不砍怎么走路?”

“可是月桂树呢?”

网中人想起来他在砍灌木丛时也随手砍倒了月桂树。那树现在倒在地上,花落了一地。他和戮世摩罗的发上肩上也都落了一些淡金黄的小花。很香。

“那又怎么样?”

戮世摩罗忍不住说:“你没有听过那个传说吗?”

“所以呢?”

网中人其实知道,民间故事里,吴刚为了讨得嫦娥的欢心,日复一日砍桂花树。

但戮世摩罗又不是嫦娥。

哪怕这个地方叫月宫。

戮世摩罗倒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你开启了隐藏模式。”

“什么隐藏模式?”

“目前还不知道。也许难度会加大吧。”

“小心!”戮世摩罗喊道,网中人一把抓住他,扑倒在地,往边上滚了滚。只见有无数箭簇向他们刚才站的位置袭来。

好一阵子过去,才停止。

这时才发现两人姿势亲密暧昧,对视一眼,戮世摩罗假装什么也不知道,仍待在原地。网中人伸手推他,他才慢吞吞从他怀里爬起来。

拍拍身上灰尘。

他们又走了一段路。

这次终于来到河边。

“按理说,到中间的那个小岛上去就可以。会有人迎接。”

戮世摩罗判断说。

“然后,我们就赢了。”

他转向网中人,笑了笑。

“现在——”

他们两个都看到河边有一只船。

戮世摩罗往前走了走,跳上岸边泊着的那只小船,然后转身过来朝网中人伸出手,网中人察觉不对飞身向前,还来不及说小心,那艘小船瞬息之间分崩离析,眼看着戮世摩罗就这样掉进了河里。

网中人没能抓住他,因此在那猝不及防的几秒钟里只感受了戮世摩罗的手从他的指尖滑过去的感觉,陡然抓空的感觉。

有点糟糕。

直觉告诉他也许还有更糟糕的事。

戮世摩罗瞬间消失了。

那河水正迅速变浑浊,不一会儿,就整个成了沼泽,仿佛和刚才不是一个地方。

他落脚在一片浮木上,那块木头也危在旦夕。安全的所在,只剩下三丈外的那个空地了。

他判断了一下情势,要救出戮世摩罗,只有往下完成任务。

他估量了一下,正要试着飞跃过去。

“你掉了什么东西吗?”

他回头,看见一个发型复杂的年轻人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那人的相貌似曾相识,可是,网中人想不起他是谁。

“紫的,和绿的,你掉了哪一个?”

但是,他确实弄丢了什么。

“看来你真的忘了。”

那青年倏然消失了。

不知不觉他已身处一个封闭空间,看上去像是地下迷宫之类的所在。

网中人绕来绕去,也试过暴力拆墙,没有结果。

“咦?你还在这里?”

那个发型复杂的青年又出现了。

“心里想着要出去的人,应该早就出去了呀?”

网中人答非所问,“紫的和绿的,都是我的。”

他说。

 

公子开明有点目瞪口呆,歪了歪头。

“你想起来了。”

网中人点头:“这是幻术。”

“可惜梁皇无忌出差去了,煞魔子的法术果然要加强。”

公子开明观察他的表情:“你没忘记他。”

“忘了,想起你前记起来的。”

“虽然煞魔子功力不够,不过呢这个幻境可以帮助人认识自己的内心。看来小子有戏。”

“你来是为了同网中人说这些?”

“不,我是加班,向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提供线索。”

“戮世摩罗在哪儿?”

“你去找他咯。”

网中人一掌推出,公子开明敏捷地闪到一边。他的身后露出一间密室入口。

室内只有一样东西在发光。

“人们相信,没有人能拉开这把弓。”

公子开明在他身后说。

网中人拿起那把放在石床上的弓:“拉开弓能如何?”

“那要问你了。”

说着,他身影一闪,就此消失了。

 

网中人重又身处猜灯谜赢花灯的地面街道,他的周围人群熙熙攘攘,他很快注意到,他们的注意力都在一样东西上。

天空挂上了一轮巨大的圆月,光亮澄澈,把整个街区都照得恍如白昼。他听到有人感叹:“这个月亮真美。”

“是啊,好多年没看到这么美的月亮了。”

网中人低头,握住了手里的弓,只有弓,没有箭,然后慢慢举到胸前。

他引弓,弦上忽然幻化出一支赤色的箭射向那月,人群中顿时一阵惊呼,但斥责也好,惊叹也罢,全都来不及了,那箭已准确有力射入月亮里,空中随即传来一阵声音,像是什么裂开的声音,接着是第二声,第三声。

“不好!”有人喊了一句。就在这时,那中箭的月猛地炸开,炸成无数细小碎片四散开来。

网中人站在原地,没动弹。那些碎片飞过来便化作了雨。雨点落在他头上,肩上,忽然有一颗沉过头的雨点狠狠砸在了他的头上,他的发饰险些也被砸歪,他伸手一捞,就捞到了一个软绵绵有弹性的东西。

摊开手掌一看,是个小布偶人。绿色棉花糖似的头发,露出一只金灿灿的大眼睛,只有他两个手指大小,裙摆下面是空的。

不知道是哪个良心匠人做的,比本尊可爱多了。

网中人下意识合起手掌替他挡雨,但神奇的是,这小布偶娃娃先前在雨里竟然一点也没被弄湿。

他还是收了起来,掉头往回走。

赶路中觉得心晃得越发厉害,仿佛从不知哪刻起居无定所。

人群四散跑了一会儿,又安心下来:“哎,是彩色的雨。”

“不是危险。”

“月亮又出来了。”

“这下是真正的月亮。”

“原来这是惊喜节目!”

“帝鬼大大真有钱!”

“什么钱,都是我们纳税人的钱。”

“那倒不是,今年活动的费用是从新帝尊的结婚基金里拿的。”

“结婚基金??”

“是史君子提的议,帝鬼大大访问中原,觉得他们的中秋花灯节办得特别好,但是怕太劳民伤财。”

“然后呢?”

“反正帝尊不结婚,结婚钱不如拿来给人民做贡献。”

“帝尊同意?”

“这是好事啊,你没看见今年鬼祭贪魔殿的大大们都出来参加了嘛!”

“得了头奖上交帝尊?”

“嗨,赚外快呐!”

 

有人气喘吁吁地跑到网中人面前:“这位大哥,恭喜你中了我们比赛的头奖,请跟我到这边登记和办取钱手续。”

网中人看了他一眼,仍然往回走。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他走到馄饨铺时,老板早就打烊,整个摊位笼在黑暗里,格外冷清。网中人在他们座位边找了一圈,毫无所获,要离开时,发现桌脚边躺着一个小小人。

他把那个棉花糖小人捡起来,小人之前躺在地上,棕色长发沾了些灰。他伸手掸了掸灰尘,从怀里掏出另一个绿发布偶。

两个小人并排在他手中。

网中人的手微微用力,这时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他把娃娃们放回兜里。其实他大可以毁“尸”灭迹,但也许,放回怀里会更简单。

 

“网中人,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赢。”

他的声音很高兴。

网中人转过身:“你骗我帮你赚你的婚礼钱?”

戮世摩罗僵住了。

“空啊,看来你注定要单身了。”边上有人插嘴说。

网中人不知怎么觉得他看上去好像很难过的样子。这次他还是不知道他为什么难过。

“没关系。”戮世摩罗看着公子开明,那是种破釜沉舟的语气,“那我就娶你好了。”

……

公子开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体贴地“啪”的一巴掌拍到戮世摩罗的额头:“没发烧啊?你是失恋不是石乐志。”

戮世摩罗的额头变红了:“还不走,是想发展我们的恋爱关系吗?”

“喂喂喂,我下班了。空空再见,记得补上我的加班费哦!”公子开明哪壶不开偏偏要提哪壶作为报复。

戮世摩罗等公子开明走了,才叹了口气:“好啦,我不该隐瞒你。”

“拿到头奖以后,其实有两个奖品,首先,我的结婚钱。第二个,任选一个愿望。”

“嗯。”

“这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赚的钱。”

网中人说,钱我会给你。

“在你心里我是这种人???”

“你是哪种人?”

“我只是想和你逛灯会。不说比赛,你就不理我了。”

戮世摩罗仔细看着他的表情,有点难过地说:“愿望是真的。”

“嗯。”

“你见到了帝鬼,可以把愿望和他说。”

“同你说不行?”

“一般来说,讲给我当然是行的。但是,我心情不好,今天提前下班了!”

他声量提高,像只终于忍不住炸毛的猫。

网中人点头致意:“那下次见。”

戮世摩罗闻言龇牙,不知道他想咬人还是要掉眼泪。

但他选择先掉头走。要不紧不慢,潇洒浪荡。

网中人看他背影越来越远,很有种决然意味,只是太过急切,于是伸出右手一推一拉,带着魔力的丝线就把戮世摩罗捆了回来。

“你的功力恢复了。”

戮世摩罗说。他甚至不是疑问,而是肯定语气。

网中人在等他说话。

“没有下次了,你走了,就没有下次了。”他泪眼汪汪地、坚强地说。

网中人想说点什么,这时脚下一阵地动山摇。那所谓月宫世界,便在顷刻间坍塌了。

 

网中人说的愿望是他们回到原本世界。戮世摩罗不敢相信。但戮世摩罗说,等等他,他还有事要处理。

网中人就又回到他的泣血邪魔洞里练功。

有一天,外头忽然响起一阵喜庆的音乐,吵得人头疼。一支“飞镖”掉了进来,直直栽到地上。网中人一眼看出那是只纸做的小蝴蝶。

一只。

二只。

四只。

八只。

太慢了吧。

五只。这次是……荷花?

网中人一愣,转眼又是二十五只纸兔子跳进来了。

在第六百二十五只蝴蝶和兔子之前,网中人站起身。

奏乐忽然停了。

洞外人声鼎沸起来,有人组织在喊一二三。

“网中人负心汉!”

“负心汉!”

“骗少男感情不要脸!”

“不要脸!”

……

然后有人气急败坏地大叫:“小明!”

这才消停了。

 

他随手一挥,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纸玩意扫地出门。

然后才走出山洞,众魔将挤在路口,公子开明手里拿着喇叭,煞魔子一脸煎熬。

他和为首的那个人对视。

戮世摩罗平静地看他,暗暗咬牙心里数数记仇小本子快速翻页。

“你来了。”

“我都数到101了,你都不出来。”他不死心地问,“你想我吗?”

他的脸上婴儿肥太明显,这样说话就显得气鼓鼓的。咬牙切齿的。

戮世摩罗牙咬到一半急刹车,因为网中人轻轻笑了一下。

“就像你一样。”

戮世摩罗一愣。

这就是肯定回答了。

戮世摩罗其实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说出来没人会信。于是他喜上眉梢,控制了一下表情,把手里的兔子花灯朝他一递,下巴一抬,神气地说:“这还差不多。”

 

他们在花灯会时戮世摩罗还想过第二个方案:“戮世摩罗提着一只兔子花灯走回网中人身边,兔子眼睛大大的,他把花灯塞到网中人手里,空出手来抱了他满怀。 ”

 

END.

大家中秋快乐^_^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