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晋北】一个短小的片段

司马弘X楚北捷。

很短很短,和《千锁重》无关。单纯地快乐一下。

大家新年快乐啦。

长冬(三),重雪(一) 重雪(二)链接已补。金笼(二)新增过渡段(其实是之前弃用的一部分,调整了内容和位置)。


宫宴时总是热闹非凡,庭上有文武百官,有技艺出众的袅娜歌姬,有应景弦乐,有美酒佳肴。

当然,如果少了那个人,节日的欢乐也将大打折扣。

幸好,不论年前楚北捷是在何处,总会尽快解决手头事务赶回来,今年也不例外。

从他们相遇起每一个新年都是在宫中一同度过的,司马弘自然坐在上位,而楚北捷就坐在他侧下方一点的位置,那是专为皇室所设的位置,皇帝目光稍转就可以看到他,然后是下面的文武百官。

楚北捷封王以后就领了与百官相似的朝服,区别只是由品阶而定的图案花纹,但因他总是从军中直接过来,司马弘特允他戎装上朝,因此偶尔在宴会中见到他穿着朝服倒也新鲜。

除夕宴会通常不会持续太久,大臣们赴完宴,仍可返家与家人守岁。

等众人散去,皇帝遣退侍从,庭上只剩两人。

“北捷,过来。”

楚北捷走到他身旁。他穿着朝服,端端正正戴着冠冕。常年沙场征伐的人,穿这一身紫色却也合适,显得肤色白皙,贵气斯文。此刻酒气上脸,将脸庞晕上一层薄红,更是显得容色如玉。司马弘看他走到面前,忽然伸手挽住他的腰,另一只手一把拂开案上酒杯果盘,将人压到案上,掀开衣摆就探手进去。华贵的布料下肌肤细腻柔滑,司马弘扯下碍事衣物,楚北捷仰靠在那矮小案几上,姿势不很舒服,但他却忍耐着,手慢慢搂住司马弘的背脊。皇帝手指正在他肠壁按压,下体正怒张着抵住他的大腿,他不自觉弯了弯腿,压抑着呼吸,但渐渐也有些支撑不住。

进去的那一刻司马弘在他耳边喘着气说:“寡人想这样做很久了。”




想写这个很久了。

评论(10)
热度(14)
  1. 拂衣复惊梅荔枝罗勒蓝 转载了此文字

© 荔枝罗勒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