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千锁重】囚将(一)

换个号专门更文,这篇重发tag补档,关注了我原先那个号的朋友们可以取关~向大家表示歉意,比心

晋王X楚北捷同人。OCC概不负责。

又是那一处天牢。皇帝近了牢门,脚步忽然变急了一些,狱头赶忙打开门锁,陈旧的木门还未来得及吱呀响完,便被那明黄色的衣摆一甩,哐当撞在了墙边。末了皇帝亦觉得自己失态,方缓了缓,一步步走进那阴冷潮湿的所在,走到那人跟前。

但那人却早已看不见龙步是缓是急,是忧心或愤怒了。
他的四肢由最昂贵的精钢锁链吊着绑在木桩上,身上的华服早已被剥下,只剩一袭单薄的中衣早被鞭痕、血迹弄得凌乱不堪。那握惯刀剑的手此刻正自然微张,年轻的头颅低垂,身体的主人由于极度的疼痛与疲惫已陷入昏迷。睫毛上仍挂着微小的水珠,是汗,因为他是不会为此流泪的。

晋国最英勇的将军,他的手足,楚北捷。

牢头得了管事太监的眼色,含了水便往他脸上喷去,皇帝皱了皱眉,看见楚北捷猛地惊醒, 看他一时不知身在何处,眨了眨着眼似乎在缓解不适,眼神犹带着茫然,皇帝一时走神,想到他这个样子像极了去春南狩遇见的迷途小鹿,被忽然冒出来的气势汹汹的刀剑阻住,虽刹那惊慌,眸光却清澈而无辜。那时镇北王却要清醒得多,他的笑容潇洒自信,说陛下要是喜欢把小鹿一起带走也无妨,只是此行已得了足够多的猎物,难得这小鹿灵动可爱,不如彰显一番大晋美德,放它纵情天地去吧。皇帝骂他胡言乱语,倒也挥手让侍卫让出一角,由那鹿迅捷奔入了山林深处。

这么多年来,镇北王不过是在他手中讨一鹿一木,为何今日却敢为了无足轻重的旁人几次悖逆他呢?

此时此地,这般脆弱狼狈的模样,又是为了什么?

司马弘忽生了怒意,沉声道,你可知错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