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千锁重】凭心(二)

晋王X楚北捷。OOC概不负责。




司马弘刚传令赐了楚北捷御酒一杯,因他前去燕地取得十五座铜矿,大晋财力物力提升可期,龙心大悦,底下群臣亦举杯同庆。

此刻正是他大晋庆功宴,宫乐缥缈,舞姬身段婀娜,他的臣下们身着大晋朝服,相聚甚欢,一派和乐。

司马弘起了兴致,又因宴会前服用了金丹精神大好,索性当即发布王令,命楚北捷带兵进军大凉,即日出发。

楚北捷一愣,他向来不赞成频繁兴战,虽为战将,但并不好战。战争耗费巨大,眼下四国相对无事,对百姓也并非好事。不过,大凉胆敢随意杀害抢劫大晋普通百姓,况且陛下实在是很久没这样高的兴致了,最终也没有说什么,低头接了旨。只是皇帝再次赐酒时独自端了酒杯凝眉沉思,杯中酒却迟迟不饮。

司马弘知他脾气,较真未免没趣,毕竟他乖乖领了旨,于是掉头对着众臣和妃嫔举杯示意,一时间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像这样,君臣相得不是很好吗?

司马弘这样想着,笑意还挂在嘴边,未料突如其来一阵眩晕,身体晃了晃竟然险些摔倒。一时间舞乐都停,众人惶恐担忧小声议论,王后和王德全忙扶着司马弘,楚北捷望去,不免有些忧心忡忡。皇帝今日心情好到几乎有些不理智,令人不安。

但见司马弘扶着额头避开搀扶,强作镇定道是酒上了头,随即醺醺然笑道:“寡人无事!哈哈哈,寡人先去休息一会儿!”又吩咐众臣不必惊惶,留在席上继续欢饮,由王后代为主持。举动之间像是真的醉了酒。

出了太极殿,屏退左右,跌跌撞撞终于倚靠在墙边,慌忙掏出金丹盒,谁料竟然失手将金丹摔了一地。

司马弘摸索着先服了一颗,正强撑着俯身捡拾,忽然有人递过来一颗金丹,他的反应已有些迟钝,待接过来才看清是楚北捷,目光温和,透着隐隐忧虑。原来他仍是不放心,离席跟了过来。

司马弘有些被抓包的狼狈,热意涌上心间,推开楚北捷的搀扶用力站了起来,不等他说出“陛下”以外的话,用尽可能自然沉稳的声音淡淡揭过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忽又停下,向楚北捷命令说不得外传。

语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楚北捷站在原地目送他直到他的背影拐入另一条宫中内廊,若有所思。

皇上这个样子分明是身体虚乏的表现,但明明以他的年纪和历来身体素质,本不该是这个状态。

站了一回儿,他向前走去,绕过几条长廊,直到抵达宫廷某处。

入冬以后,夜幕降临很快。楚北捷步入藏书阁时,望见皇帝的背影已被包裹在星夜之中,迟疑了一会儿才走过去。

今日宴席后他拿了帮皇帝捡药时偷偷藏下的金丹去问王后,得到的回复是张贵妃之父张尚书寻道士制的,太医验了并无问题。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也许是皇帝离去的样子太不对劲。他的陛下脚步从来稳健从容,带着属于一国之君的自信笑容,不该是这样满头大汗、步履蹒跚的。

此时此刻,竟觉得皇帝一个人独上这高楼有些孤独。

他加大了脚步:“陛下。”

司马弘没有回身,只举目望着楼外风光,等他走到身边才点了点头。

“北捷,”司马弘道,“你看这山河万里俱是我大晋疆土,万家灯火、千灯错绣,百姓安居乐业。”

楚北捷微笑道:“陛下英明神武,治国有道,实乃百姓幸事。”

司马弘哈哈笑道:“寡人有你这个大将军,才是上天相助。”

楚北捷笑着摇了摇头。君臣二人登高凭栏,静静看着锦绣河山。

明日,晋国大将军又将出动铁骑,捍卫这江山。

楚北捷是来照例战前请示的,司马弘倒是显得轻松愉快,他一向觉得大凉不足为虑。事实上,只要楚北捷认真对待,则大晋必胜。例行叮嘱几句,司马弘凝视了他的将军一会儿,将虎符交给他,道:“寡人要再给你鼓鼓劲,如今你的王府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一个镇北王妃。”

他看见他微微皱眉,却还是说下去:“寡人和王后一定会精心为你挑一个才貌双全的佳丽。待你得胜回来,就是大婚之时。”

他知楚北捷一心扑在一个燕女上,又怎么会没有异议。但他偏要赌一回。

所赌之事为何?楚北捷对他做的让步。

他想要成婚,他就给他指一个镇北王妃。

如今白娉婷背弃他而去,断情虽难,可未必不能成功。
他无法再坐视不管,楚北捷的爱人,起码不能是这样一个心机深沉难忘立场的燕人。

他止住他的话头:“怎么,你不满意寡人的安排么?”

然后满意地看到他略一迟疑,下了决心,躬身抱拳道:“臣,谢主隆恩。”



司马弘笑着目送他离开,嘴角却慢慢向下,恢复到面无表情。

楚北捷对他从来赤胆忠心,平日除了行军打仗回王府或偶尔出游,生活可说是再单纯不过,并不曾见他对哪个人格外上心,以至于如今才知道楚北捷的爱原来是可以这样炽烈的,

还好,他的将军还愿意听他的话,为了国家出战,乃至应下婚配。

只是,司马弘沉默地看着这夜色,他不知道如果楚北捷不再听话,自己又该如何。

那一天,他苦笑,也许不会远了。







大家新年快乐^_^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