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千锁重】凭心(三)

司马弘X楚北捷。OOC概不负责。




噩耗总是突如其来的。

他掀开那白布,看见底下覆着的小小身躯,苍白的,僵硬的,他们是那么年幼,曾经那么生动,好像下一秒就会嘻嘻笑着坐起来,生龙活虎地跑来跑去。源儿喊他父王的时候会有些矜持,轩儿却会扑到他的身上,蹭蹭脸表示亲近,会讨好又炫耀地背从王兄那里学来的“敖不可长,欲不可从,志不可满,乐不可极。”

而现在两兄弟并排躺在这里,小王子的居处从来都是宫中最温暖的所在,可一切都冰冷彻骨。

司马弘头痛欲裂,下一秒,见到王后摇摇欲坠,他的眼中涌出眼泪,和王后的虚弱泪眼相对,却难以摆出一点安慰。

“阿容,你放心,寡人一定会找出凶手,为孩子们讨回公道。”

“臣妾,替源儿和轩儿谢过陛下。”

王后终于忍不住,掩面痛哭。司马弘拥了她一会儿,吩咐下人好好服侍王后娘娘回凤仪宫,切莫伤到身体,不想再触景生情,便回了御书房。

刚坐下,便听军情来报了。

他听着那小兵铿锵有力地说话,命人递上那战报。司马弘打开看了一眼,确认无疑,猛的坐倒,手心冰凉几乎捏不住那战报。

镇北王攻至大凉都城,两军对阵,遇敌军主帅白娉婷,退兵三十里。

这是他的将军,他常胜不败的将军。此刻,也终于是被从他身边抢走了。

一个女人,呵。


他抢过牢头的鞭子,往那个被剥去太监服的小太监身上泄愤也似地甩去。那上面命人经过专门处理,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伤口处立时会奇痒无比,慢慢开始腐烂。
张贵妃在一旁被吓得脸色微白,她这些时日习惯于皇帝服用金丹时的状态,何曾见过皇帝这种暴怒的样子,索性还记得要去阻拦皇帝别将人一下子打死。

小太监先时硬气,慢慢开始承受不住。

司马弘冷冷一笑:“你倒是忠心护主,可惜你的主顾却不怎么顾念你,否则,你在城中的家人此刻又怎么会落到寡人手里?”

皇帝嘲笑着他盲目可笑的忠心。张贵妃哄道:“你把你是谁指使你的,说出来,皇上仁厚之君,会饶了你的家人。”又补充,“你若是不信,就问问陛下。”

司马弘面沉如水:“君无戏言。”

小太监崩溃大哭,终于说出一个名字,又断续交代了下毒原因和过程。

是他们都熟悉的名字,是他后悔没有早早杀了的人,此刻的凉军主帅,白娉婷。

张贵妃惊呼一声,便看到血光一闪,小太监立时毙命。
司马弘眼神冷凝,声音没有起伏:“诛九族。”

他一定会让凶手偿命。手上沾染了小王子们鲜血的,一个也不会放过。

回了宫,听闻张尚书求见,司马弘捏捏鼻梁,消息真的传得很快。

张尚书躬身问道:“陛下,镇北王……”

“让他一个人进宫,他的部下就留在城外吧,等他来了,就押到天牢里。”

“陛下,这白娉婷是镇北王深爱的女人,此次已为她退过兵,老臣斗胆,恐怕镇北王被那妖女迷惑,重兵在握,会生不臣之心啊。”

“带到天牢里,让他给寡人一个交代。”

“陛下……”

“迎回镇北王调查之事就由你全权负责吧。寡人乏了,你先下去吧。”

司马弘深深呼吸,楚北捷从来没让他这么头疼过。他不知道如果他真的和那妖女有所勾结,应该怎么处置。不错,他已经对他失去信心了。

说到底,从他们初识之际,他就在想该如何保住他的性命。都说帝王无情,人命如草芥,可对着这个人,他却始终不许别人下手。起初,是因为他无害吧。那个小小男孩,受了很多苦,眼神却始终干净清澈,像最纯净美丽的湖水。

后来呢?后来长大,是为了他的忠心耿耿可堪重任吧。

他见到他的第一面起就有种莫名的喜欢,楚北捷也努力回报,努力不负君恩。打仗回来,他总要为他大开城门设接风宴的。

而如今情何以堪?







特意留到初二发,不然初一就给陛下和王后这种暴击好像不太好(>_<)


大家新年好^_^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