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千锁重】凭心(四)

晋王X楚北捷。OOC概不负责。




楚北捷抵达的那一天,是小王子们头七的前一天。

城门外等着他的是张尚书。张尚书念完圣旨,得意而戒备,胜券在握请君入瓮的姿态。

楚北捷要他回答王府是否已经被抄,得到肯定的答复,才知原来城中谣言四起,说是镇北王与谋害王子的凶手有所勾结。这下士兵们长途跋涉的汗水还没干透,血性又被激了起来。为国征战被嫌戾气太重,王爷忠君为国却遭怀疑,寒心之余更是愤怒。

张尚书见事不妙,猛地挥出右手。

漠然两眼发红,悍然挥出双刀,一刀斩落张尚书打向楚北捷的暗器,一刀架住张尚书的脖子,其余镇北将士亦在瞬息间发动。

楚北捷却一声号令,命令众将士留守原地就地驻扎,一个人孤身入了城。

城门一关,便被捆了起来带到天牢里。他虽气恼失望于王府被封,但也对晋王有信心相信他会还他清白,是以临走前交代楚漠然不能轻举妄动,一人入宫,相当于束手就擒。

然而在天牢待了几日,打也挨了,张尚书的废话也听了,唯独不见皇帝的身影。



司马弘一人在宗庙里。

这日他早早醒来,天还蒙蒙亮,不知为何心里总觉不安,服下了金丹才有所缓解。

是在辰时传来了王后薨逝的消息。

司马弘怔怔听着,一把推开了还在汇报的太医。

自从皇儿被害,王后身体大不如前。回想起来前几日她望着自己泪眼盈盈为楚北捷说情,又咳血的模样,虚弱憔悴,已非吉兆,可是他却因一时意气和触景伤情的怯意没再去看她。奔到凤仪宫,纵然满心不可置信,到底还是太迟。

司马弘觉得喉头涌上一股血腥气,忽然栽倒在地。王德全和众宫女慌忙将他扶起,服侍他食用金丹,他摆了摆手,推开那丹药和众人,独自去了宗庙。

司马家的先祖的安魂之地,又将再添一座牌位。

年少时携手站在太极殿上,他的王后温柔美丽,哪怕后来对他的心事隐有所觉也没有怨言。他许诺要一生相伴,保护她,让她在这后宫之中也能称心如意。

成婚以后,王后始终善解人意,知书达礼,并不会太多诉苦,也不曾仗势欺人,还力劝他纳妃为王室开枝散叶。

可他终究是负了她。

臣妾不想陛下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臣妾只想找出真正杀害皇儿的凶手。
陛下,你可否再给北捷一个机会,让他好好解释一下?
皇儿已逝,北捷是您唯一的血亲呀。

司马弘痛哭流涕。

其实他是想要那个答案吧,毕竟,自从楚北捷的生命里出现那个女人,他已为这可能的背弃担惊受怕太久了。
太累了,所以可以毫不费力相信这是真的。何况大晋的继承人一旦身死,最能得利的是他,战功赫赫赤胆忠心年轻气盛的镇北王。

是吗?

当年母后为了他能坐稳皇位,逼死楚妤,那个他一心保他活下来的孩子如今也要为这宝座的安稳而死吗?

费尽心思把他留在身边,也许早早结束这一场羁绊,让他死在自己手里,也未尝不是件解脱,总好过让他从自己背后捅刀。

司马弘深深呼吸,走出宗庙时已是一派平静。张贵妃来报说白娉婷已入建康城,他听着她缓声分析,言语间白娉婷是来救楚北捷的意思,两人勾结实在是合情合理。

司马弘神色淡淡,心中有了决定。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