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千锁重】刻舟(一)

司马弘X楚北捷。OOC概不负责。
过渡章。内含贵妃。我按自己的时间线走了。





时节虽是隆冬,但这几日天气却很好。不见什么风霜雨雪,看起来反倒颇为晴朗明亮。

天子的心情却没那么好。

下了朝辗转移驾甘泉殿,现下又回到御书房,自己也明白的很,只是在拖延着。御书房只和那人隔了一堵墙,过去不甘心,停留又不安心,他存心要晾晾楚北捷,可目前看来,倒不知是谁被放在一旁,为了相见而心烦意乱。不如干脆回到甘泉殿,或者哪里都好。

但他此刻还是站在这里,掌下触摸的是奏折所用的特质材料,像是摸着那扇暗门。

在甘泉殿时忽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自从皇后薨逝,后宫嫔妃也只剩张芸儿一个。当张贵妃娇言软语,泪盈于睫地往他身上靠过来时,他也只是由着她。

金丹,尚书,这些本来是早已习惯的话题。

司马弘本来微闭着眼一一听着,偶尔问答,直到听张芸儿说近来略感不适,才睁眼颇为关切道:“哦?怎么不请太医去芳沁殿为爱妃瞧瞧?”

张芸儿委屈又体谅地望了他一眼:“臣妾也没什么要紧,倒是陛下要注意身体。”

司马弘一笑:“方才不是说了么,多亏了爱妃与尚书一片忠心,寡人自从服用金丹,身体比之从前更强健许多。”

皇帝贵妃对视一笑,正是一派和乐时,没防备张贵妃“哎呦”一声,秀眉一蹙,险些晕在皇帝怀里。

最后的结果,是李太医禀报说贵妃已有两个月身孕。

司马弘闻言看了一眼跪在跟前的年轻太医,他的眸色很深,张芸儿微有些忐忑地等他的反应,一时无意识地屏息,却见皇帝忽然笑起来,大笑出声,喜不自胜似的,似乎刚才的那一刹不动声色只是一时惊讶尚未及反应。

司马弘喜形于色,连说了几个“好”字,令太医下去领赏,转头轻握住贵妃的手,两人欢喜相望,看得张贵妃忍不住低下头去,笑容在灿烂之外更多了几分娇羞。

司马弘深切道:“今日喜得龙胎,实是天佑我大晋。爱妃须得好好为寡人、为麟儿好生休养。现下还不十分稳定,平日就多待在芳沁殿里,按照太医说的调养。”

“臣妾……”

皇帝打断她:“想吃什么就吩咐御膳房,由寡人来看爱妃就好。不如,寡人现在就陪爱妃回去。”

“臣妾……”张芸儿一呆。最终屈服于皇帝温柔深邃的注视。

帝妃执手款款而行,若非冬风太烈,寒叶尽落,但不失为一幅美好画卷。

刚步出芳沁殿,皇帝的眼便彻底冷下来,阳光照在身上明媚温柔,而毫无暖意。王德全上前要为他披上披风,却被他挥手挡开。

等回了御书房,批阅奏章。奏折里写的都是些琐碎无聊的事情,看久了火气就有点上来。他心里本就堵着,一口气咽不下去,将折子推到一旁:“今日的茶怎么冷得这样快?”

王德全暗暗叫苦,茶水分明就是这个冷却速度,口中却说着:“老奴该死,监管不力,让底下人逮着机会偷懒了。”

司马弘手中握着一个什么像是要摔到地上,王德全悬着心,却看他轻轻松松放下,道:“你辛苦了。年末将近,宫里有些事,你把握好就好。”

王德全口中称是,偷瞄了一眼皇帝放下的东西,依稀却是一块木质镇纸。

他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来这个玩意儿是从哪里的,一边暗暗咋舌,十六年了,竟然还在。

评论(1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