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晋北】(现代AU)第四年(二)

往狗血的道路一路狂奔。



司马弘太久没听到这两个字,很是愣了会儿神。他眯着眼打量身上的年轻人,越看越觉得不清醒。这是一张应该属于楚北捷的脸,即使四年不见他也知道。但楚北捷怎么可能此时此刻在这里?他的航班没有延误,那么明天下午三点十五左右他才可能抵达J城。

司马弘想不明白,可是本能还在,只想着把人从身上推开了事,醉鬼下手也没了轻重,对方猝不及防就被他推到了地上。

司马弘跌跌撞撞起身,还没走几步,忽然俯身,吐了。

那年轻人手撑着地坐在原地,被折腾得有点懵,看向司马弘,可是对方根本没在看他。默默抬起手看了看,掌心蹭破了点皮,有些沮丧似的。方过去扶住了司马弘。


司马弘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是确认自己在哪里。熟悉的装潢布局,是他专用的套房没错。房间还暗着,但他很快发现这是由于窗帘拉上了的缘故。紧接着下意识转头看身侧,空无一人,床品也无过分的褶皱。顿时就松了口气。

昨晚他没喝到断片,加上潜意识里一直挂念,此刻记忆片断争相涌来。天知道他从来都没这么后悔没让慕容肃那货再帮着多灌他一点。

记忆里还有一些片断,是他吐了以后对方把他扶到浴室,然后

司马弘拿手捂了捂眼睛,颇有些痛苦。他仍是分不清自己干的那些荒唐事儿到底是不是梦,不管是哪个都令自己头疼。

所幸楚北捷不在面前,房间整洁,这“春梦了无痕”的画风让他略感安慰。也许是溺水的人急于抓住稻草,司马弘下意识地没多想。

找了找手机,竟然就放在床头柜上,拿起来边走边拨号,对方很快接通。

“老板?”

司马弘嗯了一声:“北捷的机票是什么时候?”

“报告老板,是CX845航班,北京时间昨天凌晨三点起飞,香港转机,今天下午三点十四到达L机场。”

司马弘承认这一刻自己正在感激上天垂怜,但他的心还没放下来,只听胡助理又小声补充道:

“不过老板,小楚少爷改签了机票。”

“什么意思?”

当他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人时,就明白了。

“少爷他已经回来了。”

那人坐在餐桌边上,正捧着一杯咖啡,由于室内暖气充足,只单穿了一件藏青色羊绒衫,衬得肤色白皙。

楚北捷喝了一小口咖啡,翻动杂志,闻声向司马弘看来。

司马弘当时心里就叹了口气。

楚北捷看到他,立刻站起身来朝他走来:“哥哥。”

司马弘点点头,对他的回归没有一点表示:“怎么又光脚?”

他这个弟弟从小相貌偏秀美,个子却高,四年不见长得更加骨肉亭匀,此刻袖子挽上去露出一截小臂,裤腿上折露出脚掌脚腕,颇有些雪肤皓腕的意思。

楚北捷有点无措,刚要说点什么,司马弘却径直绕过他,走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总裁先生任由电动牙刷工作,心里想了些有的没的,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好了,可以确定昨晚的事大半都是真的。最重要的问题不是摸了弟弟的屁股,也不是推开了弟弟。而是他抱着弟弟的时候硬了。这一点也许楚北捷发现了,也许没有,那又如何,他可没忘了在浴室里自己被热气弄得酒性又上来……往事不堪回首……

司马弘往脸上猛泼了几回水,不论如何,他决定出去时和楚北捷好好聊聊。荒唐到了北大西洋,还好不至于不可挽回,勇敢承认错误,把这事揭过。

等他出来时套房里却没了人影。

“北捷?”

没人回应。

司马弘走到楚北捷坐过的位置边上,随手拿起那本摊开的杂志,上书几个醒目大字:“霸道总裁和当红炸子鸡不得不说的二三事”,司马弘扫了几眼,敢情里面的总裁流连娱乐圈名草之间,直到遇见某当红小生才明白什么叫真爱。文章写得有理有据富有感情,贴心地附图数张,还善良地使用了主人公的化名,然而照片之高清,打码之浅,大概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主人公之一是他。






突然矜持.gif

评论(1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