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罗勒蓝

千锁重【长冬】(五)二

晋王X楚北捷。OOC概不负责。

继续。







司马弘回了御书房,随手指了一个宫女:“你过来,其他人退下。”

宫女柔顺地跪到他面前,皇帝抬抬下巴:“替寡人舔出来。”

宫女爬到他腿间要褪皇帝裤子,却因为双手发抖怎么也掀不起来。司马弘颇为不耐,命令道:“就隔着裤子吧。”“是。”宫女凑上来,含住那突起部分努力吞吐。女子的唇舌柔软而纤巧,皇帝闭着眼享受到一半,忽然制止了她:“你下去吧。”伸手捏了捏眉心,他何时亏待过自己,只是刚才有了几分幻想,竟觉得有些兴味索然。总不至于还要特意守贞吧,苦笑着,猛灌了几口热茶。

楚北捷看皇帝真的走了,顿时放心下来。谁知夜间就寝时床上爬上来一个人。看也不看,抬腿踢过去,正好落到对方手里。皇帝把他双腿摆好,黑暗里只剩一点微弱烛光,倒够他看清楚北捷的脸。

“别乱动。”

楚北捷转过眼看了他一眼,心里堵得要命,垂下眼收回了脚。司马弘却觉得他这样颇有风情,抓了他的手吻了吻他的眼,见他皱眉也不着恼,慢慢躺到他身边。楚北捷被锁链困住,只能平躺,努力往里靠了靠,窸窸窣窣一阵响,将仅有的一床被子朝一侧扔了过来。

司马弘扯住那锦被,抖开来盖住他们两人。楚北捷往里靠了靠,他本来把被子丢给皇帝就是不想和他盖一床,刚要把被子掀了,却被按住了手,听司马弘道:“你是嫌热?要不要寡人帮你脱衣服?”

楚北捷觉得自己几乎已经要习惯皇帝对他说这些无耻的话,冷笑一下,忽然用手摇了摇铁链:“敢问陛下,臣这样如何更衣?”

皇帝靠上来一边握住他的手腕,一边吻了吻他的耳垂,贴在他身上笑了笑,热气让楚北捷有些发痒:“北捷暂时不必脱衣,若要脱衣,像方前那样即可。”

楚北捷听见他一席话,狠狠闭了眼。

司马弘露出点笑意,等他差不多睡了却还一直望着他的脸。

他们少时亦同床共枕,以为两人的追求一致,都是要这江山繁荣昌盛,而他们君臣二人也一定能够达成。谁知到如今原来是一场异梦。

君心难测,皇帝的所思所想谁又知是什么?



隔了这么多年,一朝发作,正如覆水难收。

“你若是失忆,失去的是三十年,寡人却也要失去二十年,寡人怎么舍得?”

无声扯了扯嘴角,终是闭眼睡了。

夜更深时,呼吸声终于慢慢均匀起来。楚北捷保持着仰卧的姿势慢慢睁开眼,眼神却很清醒。皇帝的手搭在他手上,让他有些烦闷。房里留着的烛火被微风吹得明明灭灭,幽暗光线里只看见帐上的花纹,他见过这种御用的布匹,这一种样式的花纹宫里原先只用在一处的床帏——甘泉殿,皇帝寝宫。





有时候没回复评论是因为一回复就要剧透啦,敬请谅解,虽然也没什么可保留悬念的ಥ_ಥ陛下确实还是舍不得的,不过他还在吃金丹,不知道还能不能好了…

评论(14)

热度(23)